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一顾齐眉

更新时间:2020-09-15 09:44:03

一顾齐眉 已完结

一顾齐眉

来源:落初 作者:偃舒 分类:都市 主角:林泉陈乾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偃舒原创的都市小说《一顾齐眉》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林泉陈乾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法学院大三学生林泉一,因缘巧合结识了刚从监狱出来的顾灵秀,并同住一屋檐下。她以为他是杀人之犯,却依旧一顾倾心。他以为她是汪泽凯使的美人计,终是一步步沦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有回答,她记得把寝室门关了的,心想可能是听错了,又打开开关把身上的泡沫冲干净,冲了一会就裹着条浴巾出来了。

出来就把换下的衣服盆子放在洗漱台,所以根本没注意到床上坐了个人。

洗毛巾洗到一半才发现不对,怎么有团黑影和轻微的呼吸声,转头过去一看,

“李思耀!“

连忙披上件外套,“你怎么进来的?”

李思耀看了眼她,头发宽松地扎着露出脸蛋,因为热水熏染得皮肤微红,两侧刘海被浸湿黏在脸颊上,心里好像被羽毛给轻轻挠了下,轻咳了下捂着脚,

“刚挫着脚指估计骨折了,土蘑菇你这欠的债又垒高了。”

“活该”

她走过去把大开的窗户关上,台面上果然有两大脚印。

她寝室在二楼,旁边就顺着根大水管,爬上来不难,徐真真同学就爬过。

而惹上这个牛皮糖也还得“感谢”徐真真,李思耀和她是小学加初中同学,上了大学两学校又是隔壁,自然走动就多了。

李思耀有一大爱好――泡女生,号称一个月之内就没有他泡不到的,迄今为止也只听过追求一个大美女失败过。

一次几个人联谊,徐真真就嘴贱地半开玩笑半当真说:“我家小泉你就泡不到。”

不料李思耀倒当真了,瞥眼看了坐在角落林泉一,及肩的头发披着把两边侧脸挡住了,只看出鼻子眼睛的形,嗤笑一声,

“那土蘑菇,你当老子真什么都咽得下去呀。”

她本就是被真真硬拉过来的,因为不熟也插不上话就听着。李思耀说这话时声音还不小,一句话下来,全桌人都听到了,都不说话静了几秒看了眼她。

那时宫斗剧正火,她虽没有多生气,但就被别人这样看着总觉得有些尴尬,回了句,“谢李同学不杀之恩”

一桌人晌然。

本来也就一小插曲,两人也不算结下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徐真真再怎么拉她去联谊她都没去过了就是。

过了挺长一段时间,她就快忘了这事时,又见着他了。之所以一下子就认出来,一大男生顶着个骚气的红色火焰头,除了他也没谁了。

那是大二上学期那会,她室友徐园还没搬出去住。有段时间她几乎每天早出晚归,甚至夜不归宿,回来的时候手上总是提了大大小小好多衣服包包,偶尔也会带些吃的分给她,说晚上回来晚了经常让她去叫阿姨开门麻烦了之类的。

当时林泉一是估计她谈恋爱了,但也没多问,没想到过了半个月不到,两人就掰了。

听说是那男的又看上别的女的了,徐园哪肯,天天闹,白天去学校堵晚上狂打电话,整整一个礼拜她也跟着没睡好觉。

别人失恋她也不好说什么,安慰过几次发现效果也不大,索Xing后面也就由着她了,想着过段时间就好。

没想到越闹越大,那男的被闹地得烦了,索Xing直接躲着她了,电话直接拉黑。

徐园最后看实在没法了,直接往宿舍楼楼顶一站放话说,要是他今天不见她她就直接跳下去。

那时林泉一跑上楼顶看到她,惊得冷汗都出来了。后面老师朋友都来了,劝了半天都没用,死死咬着人不来就不下去。

那时正是大中午,三十多度的高温,照这样下去,不自己跳下去也得头昏中暑摔下去。

她实在看不下去,出来急没拿手机,拿了号码就借别人电话打了过去。看到名字时她只觉得眼熟,但事出紧急也没多想,一接通就把这边情况给说了。

没想到对方听了后,语气不仅没有多紧张,而是爱理不理懒洋洋说,

“放心,她不敢跳”

当时她一下Chu口就爆了出来,催着他立马过来。

当时李思耀隔着电话,只觉得骂人声音都那么好听,秉持着美女必泡的本Xing说,“可以是可有,但本大爷有什么好处呢?”

有你NaiNai的好处,林泉一暗骂,但关键时刻得控制住,“你要什么好处?”

“让美女请我吃顿饭”

那时林泉一觉得这人真是恶心透顶了,这边人命关天的事他还有这心思,胡乱应了只让他立马过来。

没想到过了整整四十多分钟他才慢悠悠过来,顶着个红艳的火焰头慵懒问,

“谁打电话让我过来的”

她一下子就认出他来了,原来是他,上次她也只当是高高在上惯了的少爷惯出来的臭脾气罢了,不能看出本Xing。

但面对这种情况,还是他造成,他竟然还能如此淡然,火气立马噌噌上来,

“是我打的,李同学是吧,我室友现在因为您的原因要跳楼,你有责任也有义务,想尽一切办法过去劝她下来。”

李思耀从头到脚扫视了她一圈,歪着头指着她鄙夷地说,“土,土蘑菇?”鄙夷地瞥过去骂了句“我去”

他感觉受到了侮辱了一般,但这声音就是电话的声音又没错。

徐园本也没想真跳,一见他来了立马就下来了,冲过来抱着他大哭,“思耀你终于来了,对不起,我不胡闹了,你不要不接我电话好不好?我爱你,我真的离不开你,我真的很爱你,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做错了什么,我改好不好”

“宝贝,等”李思耀两只手指捏着徐园衣袖挪开,看了眼旁边的林泉一,心上一个念头,摸着徐园的头说,“宝贝,你没做错,是,是因为你的室友”眼神看向林泉一。

徐园声音一顿,抹了抹眼睛,“室友?”

“她之前死缠着我,我不想伤人你们室友感情,所以,就”

林泉一完全僵在原地,然后徐园甩了她一记清响的巴掌,“贱人!”

当天徐园就搬出外面住了,当然没过一个月两人又分了,后来徐园也因为这事道了歉都是后话了,反正她和李思耀的梁子算是正式结了。

林泉一也没把这事跟徐真真说,说了只让她左右为难,但暗暗记在心里寻思着哪天还回去。

总于有天让她逮着机会了,从图书馆回来时,见他车停在路旁,车窗半开着和个不认识的女人亲热得火热。

她四下瞅了瞅找个根钢钉,弯下腰对准车后面的那个轮胎,直接往下一戳。

轮胎噗嗤一声,慢慢泄气出来软下去。

奈何车上那两人打得实在太火热,半点没察觉到,她走过去拍了拍车窗

“大哥大姐,怎么也得考虑轮胎受不受得了你俩的千斤之躯呀”

抛了手里的钢钉拍拍手扬长而去。

从那天起,李思耀就记上她了。让人放话威胁找人做了她、Jian了她,刚开始她还有些担心,后面见没什么也就坦然了。

后面他见她半点不怕,又打听了她家是乡下的,便逮着时间就去奚落她,法律系才女林泉一家庭极其贫困的名声就多半是那时他给宣扬出去的。

后面事情大了,徐真真也就知道一二了,在两人之间周旋劝和。

林泉一知道真真家虽然也是个官,但也是小官,有天可能还得求到李家。

她也不想她难做,答应和解了,没想到李思耀却不答应,除了道歉还得赔钱,一万二。

当时她一听蒙了,直接甩了句:“去抢吧让他”,和好的事又掰了。

到后面徐真真都有点不懂了,按理说李思耀堂堂一个李氏集团少爷,犯不着因为个轮胎天天堵别人。

而林泉一也显然没想到,这人毅力如此顽强,都追债到寝室了。她拿了条毛巾沾上水丢给他,

“敷一下”

他嫌弃地撵着,“干不干净呀?”

“擦玻璃的,爱用不用”

打开柜子的小抽屉,拿出瓶红花油丢到他旁边,“涂完立马走人,我没钱还你”

然后把头发放下来抓了抓,拿吹风机开始吹头发,

李思耀捏着鼻子倒了半瓶在脚趾上,一股浓郁的呛鼻味铺满了整个屋子,他也被弄得眼睛不舒服,把视线移开眨着眼睛,恰好看到林泉一抓着头发吹的一幕。

她微微低着头,轻柔的发丝随着风抚在她脖颈上,他突然觉得口干舌燥,烦躁地把红花油一丢,

“呛死老子了,全吹我这了”

林泉一把按钮一关放下吹风机,起身打开门,做了个请的姿势,“外面没风,请走不送。”

没想到李思耀泼皮劲上来了,直接往床上一躺,头枕在手上眼一闭,“老子走不动,脚瘸了,况且你还欠着我钱呢。”

她看了眼他脚趾,只是有些微红,一脚直接踹他腿上,“这不还有知觉嘛”

“啊”他大喊了声跳了起来,然后眼一闭又倒在床上。

“少装死,起来”她踢了踢床板,半天没有反应。

顿时心里有些不确定,扎他车轮胎时是没有半点愧疚心理,但人就不一样了。

感觉刚刚自己那脚也没多重呀,又喊了两声,依旧没动静。

不会吧,自己腿上功夫什么厉害了,她弯下腰拿手推了推他手臂,“李”

“唔”他猛地大叫一声,炸跳起来朝她做了个鬼脸,吓得她“啊”地大叫一声连连往后退了步,以至于猛地磕在床板上,发出一声重响。

她撞得脸都红了,捂着头慢慢蹲下来,把头埋在手臂里,肩膀一抽一抽的。

李思耀慢慢收了笑,“喂,喂”

没反应。

他脸色沉了下来,起身拿手指戳了戳她肩膀,“喂,土蘑菇,头破啦?”

她依旧是捂着,肩膀微微有些颤抖,不知怎的,他心里不自觉的烦躁起来,觉得真是没意思极了,“那,那不怪我,谁让你那,那个的呀。”

手已经去摸口袋里的手机了,“等着啊,我,我打120”

“啊~”她突然猛地抬起头做鬼脸,双出手爪,李思耀被吓得手机都掉在地上了。

她捂着肚子哈哈哈大笑起来,“李思耀你,让你骗我,你也上当了吧,哈哈哈哈。”

他脸色突然沉下来,一句话没说,拿了手机直接摔门就出去了。

留她尴尬立在原地,真是,跟他开什么玩笑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