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万里清芳

更新时间:2020-09-15 09:32:02

万里清芳 连载中

万里清芳

来源:落初 作者:鹈鹕桑 分类:都市 主角:清芳王叔 人气:

《万里清芳》是鹈鹕桑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万里清芳》精彩章节节选:青口小镇里的卖饼小孤女无意间邂逅了临风待月无限温存的皇家红人花万里,一时间荣宠非凡。然后接踵而至的奇幻遭遇却令她无所适从,遥远的召唤,虚无缥缈的前世兄长,自己扑朔迷离的身世,究竟,她是谁?为何人人都想争抢她,皇家,魔教,富商,她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惊天秘密,而她的真身又将带来怎样的惊涛骇浪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清晨,清芳被院子里霍霍的石磨声惊醒,她正在起床的缓冲期,脑子里的部件也还没有工作起来,蓬头垢面,呆呆地出了房门就看见院子里那许久不用的大石磨被擦洗得干干净净,一个穿着师父留下的衣服的男人正殷勤地推着石磨,看着她走了出来,费了好大的力才扯出一个勉强算笑的笑来。

“你是?”清芳挠了挠头,在那男人面露惊愕之时才反应过来,“是你?你的伤没好,还是再歇歇吧。”

“姑娘,秦某正要为此事感谢姑娘,若不是姑娘给秦某服了药仙的药,恐怕秦某早已命丧黄泉了。”那男人停下了手里的活,步下生风,面容的确算不得明艳,但是好一番男人英姿,他卷起袖子,“姑娘您瞧。”

清芳顺势看了去,眼睛瞪了又瞪,昨天还万分狰狞密集,皮肉外翻的伤疤一夜间竟然神奇得收了口,凝成了深色的疤痕,“这,这——”她瞠目结舌,师父那游手好闲的糟老头子竟然还留下了这样好的宝贝。

“不,不是,有可能不是那药的原因,我看那药实在不值钱。”充其量也不过是什么甘草鹿茸合的大补丸吧,清芳有些底气不足,“你不要认错了恩人,许是在我之前还有人曾救治过你。”

那男人微微颔了颔首,神情虽然还是萎顿,但是总比昨天那死气沉沉的样子好上百倍,“我辗转四处,从未有人愿对我伸出援手,昨日已是强弩之末,何其大幸,姑娘你家门未关,我便斗胆闯了进来,没想到才行至院落中,便昏死了过去。”他顿了顿,“之后再恢复意识,便已是得了姑娘的救治了。”他原本习惯Xing地想撩袍子下跪以谢恩人,却突然发现这身粗布衣裳并没有下摆。

“这是家师的衣裳,别,别弄脏了,公子不必谢我了。”清芳情急之下一把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怪力无穷,将那男人惊了一惊,“我,我没弄疼你吧?”清芳又窘又羞问道。

“姑娘别急,在下身上有些功夫,无碍。”那男人安慰似的拍了拍清芳的手臂,又想起什么似的猛的缩了回去,“昨夜为救秦某,辱了姑娘的清白,待秦某寻到了亲人,一定三媒六聘,八抬大轿风风光光将姑娘娶过门。”

清芳的脸腾得红了起来,粉雕玉琢灵气四溢,那男人神色总算缓了缓,“姑娘,秦某此刻无以为报,见姑娘以卖饼为生,就为姑娘磨面权当报酬。”

清芳点了点头,此时如果硬是拦着他怕是辱了他男儿自尊,便由他去吧,此时清芳俨然将那男人当做自己的未来丈夫对待,顺从得犹如小媳妇,“莫要Cao劳过度了。”

“待再过几日,我腿上的伤好了,我便陪你一同去卖饼。”

“好。”清芳颇为羞涩地点了点头,十六年来,才从未被男人这样温柔地对待过,心中慢慢滋生出一些奇妙的情愫来。

“哎呀呀,这次的货色很不错嘛。”重重深紫色帘幕之中,暗沉沉的香风阵阵,有女人的娇笑声,漆黑的山洞中,只堪堪燃着两只儿臂粗的蜡烛,花万里揉了揉自己仍然生疼的脑袋,摇摇晃晃地坐了起来。

“公子醒啦?”一个打扮清秀的小姑娘温柔地将他扶了起来,“公子醒了,燃灯——”她人虽然小,却没想到底气却足得很,幽幽绵长的一声顺着黑黢黢的山洞飘出了很远,而随着她的叫喊,远远的似乎有一点亮光燃起,继而那亮光的速度越来越快,竟然是每隔一米就有一个长相俊美的侍童拖着琉璃灯盏,除了灯盏下长长的流苏穗子随着空气的流动缓缓飘荡着,其余人恍如未动一般,死气沉沉犹如玩偶。

“公子可饿了?”那侍女也不管花万里是否惊愕,只管自顾自地讲话,花万里看了看自己所在的锦床,难道自己是被人打昏了之后被什么大户人家所救?他正要掀开锦被下床,忽然听得锦被之下当啷一声,自己的双脚竟然被一副纯金的镣铐锁在床榻之上。

那侍女看见这纯金的镣铐欢喜地惊呼了一声,“君上这么看重公子你,竟然给你戴上了情锁!”

花万里的眉心不着痕迹地跳了跳,“情锁——”他沉吟了一声,“听起来似乎不错。”

“公子,你有所不知,这爱情锁是咱们有情居里多少少爷公子求也求不来的,能有资格带上爱情锁的至今可只有两个人,公子,你可是有福了。”

花万里点了点头,眸子剔透如同有活水流过“黄金Xing软,若是我稍一用力,不就能跑了?”

那侍女掩着嘴,神情满是不可思议,“公子,多少人想进咱们的有情居,江湖上又有多少侠士想要得到我们君上的垂青,公子,想必您是刚来,对咱们这里多有不知,明日,君上会来这里与公子相会。”

“君上?”花万里抖了抖身上的袍子,真是好料子,薄若蝉翼,自己每一次轻微地动作,都会带动这衣袍微微颤动,上头不知以什么法子绣上的鎏金蝴蝶,端的是奢靡万分。

“公子美貌万千,不必忧虑。”那小侍女显然是会错了意,只是安慰他宽心,复又扭头看了看布局奇怪的房间里放置的巨大的刻漏,惊讶了一声,“竟已是深夜了,公子一日未进食了,我这边叫人送些吃食来,公子再有什么疑问,用过些饭菜再问星星也不迟。”

原来这唯一不同于那些毫无生气的侍童的小姑娘叫星星,“星星,这里距离青口镇有多远?”

“不远。”星星甜美一笑,常年不见天日而苍白的脸色与清芳那红润透亮的肤色完全不同,花万里心中顿了一顿,这小丫头要是发现自己突然不见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来找,继而嘲弄地笑了笑,自己与她不过萍水相逢,在她心里的定位还有可能是个无赖,怎会来寻自己。

“易弟?”第二天清晨,清芳家门被人轻轻叩击,早起练剑的秦玉筝警惕地回眸一扫,眼色锋利万分,等开了门,看清了来人才惊喜地一把揽过他叫道,“你,你没死?”

来人神色困顿,整个人犹如刚从泥泞中捞出来一般,“哥,我,我寻你寻得好苦。”说罢腿下一软,一屁股就坐在门外泥泞的地上。

“秦大哥?”在厨房里烙饼的清芳听到门口的响动连忙出了门,“这,这是?”她犹疑地指着地上泥猴一般的人。

“清芳妹子,他是我的亲弟!”秦玉筝眼眶红了红,“我与他失散了很久……几乎就要以为他死了,没想到我刚来一天,他竟然就找到了我,清芳妹子,你真是秦某命中的福将啊。”

阎清芳不好意思地红了红脸,“既然是你的胞弟,那就快让他进来吧,我去镇上买个澡桶来,你留在家中烧些热水,给你弟弟好好洗个热水澡,祛祛疲累。”

“多谢妹子!”秦玉筝声音有些颤抖,“妹子的大恩大德,玉筝铭记于心了,日后必定一件一件细细报答。”

“我并不是图这个。”清芳小声回了一句,擦了擦手,解了围衣就匆匆出了门。

“这就是那个绝世武功的传人?”说话的正是刚刚还疲惫万分的年轻人,此刻他正一件一件褪去自己身上的外衣“看不出来呀,玉筝,她对你似乎有些情意。”

“阿易,我只是为了任务而来。”秦玉筝冷冷瞥了他一眼,“你既然越矩跟来了,就不要无事生非,如果我的事没有办妥,到时候上头追究起责任来,我可不会包庇你。”

“放心,放心,我不过是在那个地方待的无聊了些,听说你竟然接了任务,就来随意看看。”那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这任务看起来就很棘手,我向来怕麻烦,才不会无端插手呢。”

“是这样最好。”秦玉筝并不理会他的话,“一旦我发现你阻碍到了我的任务,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知道了,反正你是个天下第一的大冰棍,上头怎么会不放心你动情呢,啧啧。”那人也不嫌弃自己一身泥泞,随手抹了抹脸,便款款说道,“距离你上一次接任务已经过了好久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似乎是三年前,才压天下,艳冠群芳的西湖美人苏倩兮,一舞倾城倾国,连我都险些要把持不住了,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下的去手辣手摧花的?”那少年一件一件细数秦玉筝所做之事,脸上的表情清纯又懵懂,可口中所说的皆是江湖中耸人听闻的大案。

西湖画舫美人惨死,燕门关关主全家被灭门,就连那高高在上的皇室,也未能将皇上心爱的贵妃护个周全,江湖上追查了许久,除了得知这些事皆是出自一人的手笔,也再也查不出什么来,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然,这一切,竟然都是出自这个看似忠厚可靠的秦玉筝之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