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夫君你好坏

更新时间:2020-07-09 01:04:57

夫君你好坏 已完结

夫君你好坏

来源:掌中云 作者:浅唱 分类:短篇 主角:柳青鸾宁思远 人气:

主角叫柳青鸾宁思远的小说是《夫君你好坏》,它的作者是浅唱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天的月色不错,在湖边上点了几盏灯,柳青鸾便借着月色看起了从南陵寄过来的家书,看到好笑的地方,便笑出了声音,看到深情的地方,眼眶也有些微红,宁思远也在柳青鸾身边坐着,陪着柳青鸾一起看,波光粼粼,照在两个人的眼眸上,分外的温柔,柳青鸾也难得的与宁思远一起分享起了与镇南王在一起的趣事,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什么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青鸾打眼看着这正殿,却见雕栏玉砌,朱红色的栏杆上面绣着海棠花,倒是有几分古朴的味道,踏上台阶进了大厅之后,原本大厅里面谈笑声,却一下子停止住了、 大厅中有十来张紫檀木的椅子差不多都坐满了人,自然都是女性,各个都用着眼神打量着她,似乎是在看上什么新奇的事物一般,各自的眼神奇特,让柳青鸾十分不自在,而一边的玲珑却在进了大厅后退到一边。 就当柳青鸾被她们盯着发毛的时候,那坐在主座上的太夫人终于发话了:“这便是思远的媳妇了吧,芸娘带过来给我瞧瞧。” 一个三十多岁打扮的妇人连忙走到了柳青鸾的面前,将柳青鸾带了过来。 却见那主座上的老夫人看起来五十多岁的年纪,慈眉善目的,坐在那里,看起来并非是不好相处的人。 见着柳青鸾过来,早就有伶俐的丫鬟端过来了茶杯到柳青鸾的手中,柳青鸾乖巧的接过了茶杯,跪在地上奉茶道:“祖母请用茶。” 那太夫人却迟迟的没有接过柳青鸾手中的茶杯,而是微微的叹了一声,说道:“按照宁家规矩,早晨敬茶的应当是要同夫君一起的,让新媳妇一个人来敬茶像什么话,思远去哪里了?” 虽然话里话外是在说宁思远的不是,但是迟迟的不接柳青鸾手中的茶,却分明是争对柳青鸾柳青鸾心中叹了口气,就知道今天这一关不好过。 一边的柳青鸾跪在地上,老夫人却冷着脸,没有接柳青鸾手中的杯子,分明是在为难着柳青鸾。 众人都没有说话,包括她名义上的婆婆文夫人,倒是一边的行夫人掩嘴笑了笑,说道:“到底是新婚,弟妹怎么就让二弟出去,自己的男人都管不住,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了。” 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竟然让行夫人这般的争锋相对,这句话分明是火上浇油呢,在堂上所有人都没说话,毕竟谁也不愿意为一个刚进门的文夫人来开罪宁家当家的。却见一个柔柔的声音说道:“思远的性格夫人也是知道的,连太夫人都管不住,更何况是刚入门的青鸾呢。” 柳青鸾向为自己解围的对方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却见开口为自己解围的,正是自己所嫁的夫君的亲生母亲宋姨娘。 宋姨娘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生的瘦弱白净,从如今的轮廓依稀可以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个大美人,只是看起来十分柔弱。 “太夫人在这里,这堂上哪里有你说话的份……”一边的文夫人见着宋姨娘开口,便呵斥道,见着文夫人这般的态度,可见宋姨娘在宁府中的位置并不高。 不过她倒是难得的好母亲,在堂上所有人都沉默的时候,独独她维护着自己,柳青鸾只觉得心中一阵暖洋洋的。宋姨娘见着她看自己,也回了一个安抚的笑容。 “好了……”却见太夫人打断了文夫人的话,看着柳青鸾说道:“听闻你曾经是郡主。” 得了,战火又转移到了她的身上来了。 曾经二字说的十分的重,似乎是在强调着她之前的身份和现在的身份的天壤之别,见着老夫人这般,柳青鸾似乎心中是有点数了。看来对方是怕自己仗着皇亲国戚的身份在宁家来狐假虎威起来,所以故意在她进门前一个下马威,于是心中有了点底气,便不卑不吭的说道:“孙媳如今是郡王之女,受封为县主。” 声音轻柔,但是言外之意便就是告诉众人,虽然我现在不是郡主了,但是依旧是县主,身后还有南陵郡王,并非是无依无靠的孤女。 太夫人抬眼,看了柳青鸾一眼,似乎是想要将柳青鸾打压进行到底一般,“说到底你父亲曾经是个亲王怎么如今成了郡王了?究竟是犯了什么过错?” 柳青鸾脾气再好,嘴角挂着的笑容也有些勉强了,心想着肯定不能说自己父亲功高盖主,又是蛮族的血统,与皇上并不亲近,被皇上猜忌才会如此吧,于是说道:“父亲无心朝政,于朝中无所建树,所以便就被贬谪为了郡王。” 这样的理由,算是给自己父亲贬谪的原因找了理由,还有便就是让双方的面子上都好看一点。果真的,太夫人总算是没有追问下去,见着柳青鸾这般说,便就轻飘飘的说道:“无论你是县主还是郡主嫁到宁家来便要守着宁家的规矩,知道吗?” 柳青鸾连忙说是,一边的太夫人见着柳青鸾这般温和,冷着的脸色也就慢慢的缓和了一些,使了了眼色,一边的一个穿着浅粉色衣裳的女子连忙接过了柳青鸾手中的杯子捧了给太夫人,柳青鸾心中松了口气,却见那女子对她甜甜一笑,她也回了一个笑容。 却见那丫鬟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柳眉杏眼,穿着打扮要比一般丫鬟好的多,长相眼角眉梢有一股妩媚之意,一双接过茶杯的手白皙纤长,一看便就知道是不做粗活的,可见这个丫鬟颇得太夫人的喜欢。 这丫鬟生的十分讨喜,太夫人也十分喜欢,只是见着她这般做的时候,芸娘的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屑之意,而一边的玲珑也少有的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容不得柳青鸾多想,紧接着随着芸娘向另一边的文夫人行礼。 林氏如今也有四十多岁的年纪了,也是出身于大户人家,保持的十分的好,穿着紫金色的衣裳,雍容华贵,看性格也不是任人拿捏的性格,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般厉害的人,居然会让别人夺取了自己当家的权利。 幸好那文夫人虽然脸色不善,但是对着柳青鸾也没有多加为难,拿了杯子微微的抿了一口便就放下了。柳青鸾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便就是自己的婆婆宋姨娘了,那个刚刚为自己解围的人。 比起别人的淡漠,宋姨娘对着柳青鸾满脸的笑容,因为宋姨娘毕竟是妾室,柳青鸾只能站着敬茶,她却丝毫没介意,直接的接过了柳青鸾手中的茶杯,拿了一对龙凤镯子给柳青鸾,沉甸甸的,一看便知道是好东西,拍了拍柳青鸾的手抚慰住柳青鸾不安的情绪。 手十分的温暖柔软,让柳青鸾想到自己母亲的手。 有这样的婆婆,就算是夫君不喜欢,但是以后的日子还是比想象中的要好过一点吧。这般胡思乱想着,一边的芸娘已经引着她去见罗姨娘。 罗姨娘与宋姨娘的年纪差不多大,不过多了几分妩媚之意,不语便就含着三分笑的那种,比起别人的冷漠,罗姨娘算是热情的。 接过了柳青鸾手中的茶,打量着柳青鸾笑着说道:“之前听闻南诏女子身量比一般人要高呢,没想到这远夫人的身高比起我们祁国人还要娇小上几分,也不枉行夫人一片心意啊,这一身衣服穿的刚刚好呢。” 虽然是含着笑说的,但是却让人听出了弦外之音,一边的行夫人的脸色可就不好看了,一边的柳青鸾是个老实人,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一边的芸娘解围说道:“可算是行夫人与远夫人心有灵犀呢。” 见着芸娘为柳青鸾解围,便就讪讪的笑了。芸娘轻蔑的看了一眼罗姨娘,便见带着柳青鸾到了太夫人右下角的一个妇人面前,那女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级,珠环钗翠,眉眼间隐隐带着当家主母的威仪,见着柳青鸾过来,微微的挑起了眉头。 柳青鸾接过了红木托盘里面的茶,刚想将茶捧给她,却见一边的一个丫鬟直接的拿了个铺垫在柳青鸾的面前,柳青鸾微微的愣了一下——这是,准备让她跪着敬茶? 而柳青鸾愣着的同时,一边的行夫人正在拨动着自己手中的鎏金牡丹雕花手镯,倨傲的神情说明了一切。 就算柳青鸾的性格是得过且过的那种,但是就拿着今日这种情况来看的话,柳青鸾绝对是不能跪的!两个人是平辈,若是在今日敬茶的时候向着她跪下了,先不说之后会沦为府中的笑柄,以后在府中在行夫人面前,不是就低了这么一辈。 见着柳青鸾一脸为难的样子,宋姨娘有些不忍心的说道:“行夫人,这……” “二娘,长嫂如母这个道理弟媳的母亲是南诏人没有教过她,所以她不懂,难道您也不懂吗?行夫人在家中操劳这么些年,受这一个礼还不行吗?”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看起来眉目倒是清秀,穿着深蓝色的衣服,戴着珠翠可以看出身份并非是一般,只是说出的话刻薄了许多。 若是之前按照柳青鸾的脾气绝对是冷笑几声,操劳这些年操劳的是她宁家的事情,难不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便让她跪吗? 柳青鸾站在那里,分明是不想跪,而一边的行夫人分明是想要她跪,太夫人半合着眼睛,似乎是在打盹,屋子里除了宋姨娘在干着急之外,谁都不想要插手这件事情,双方便就僵持在那里。 从南陵到京城,再被赏赐到云州,如同一个礼物一般被送来送去,就如同柳青鸾这么一个粗线条的人都不由得有些难过。 而且她嫁给的宁家这位传说中的夫君,看起来十分的不待见她,不然成亲当天也不会让一个陌生男子草草的代替他成亲了。 柳青鸾伤感的叹了口气,坐在了紫檀木桌子前,上面摆放着八碟精致的点心,柳青鸾捡了好几块吃了,再怎么难过,吃饱最为重要,吃了有八分饱之后,柳青鸾才打量起了屋子里的摆设。 屋子里的摆设倒是样样齐全,紫檀木做的桌子,紧接着便是八宝梳妆台,象牙床上悬挂着大红色的帐子,红色的锦被绣着龙凤呈祥。而小儿手臂粗细的喜烛上也是雕刻着龙凤呈祥的图案,悠悠的散发着好闻的香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