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嫡妃独宠,命定千岁爷

更新时间:2020-07-23 02:08:26

嫡妃独宠,命定千岁爷 已完结

嫡妃独宠,命定千岁爷

来源:落初 作者:青衫叹 分类:穿越 主角:顾瑶小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青衫叹原创的穿越小说《嫡妃独宠,命定千岁爷》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顾瑶小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亓珏眯着眼盯着正要离开的顾瑶:“顾瑶,今日你若负气离开,他日你必然会回来求我!”顾瑶的背影微顿,坚决的回道:“九千岁自认可以运筹帷幄,可我顾瑶从来都不在九千岁的棋盘中。”“亓珏,你对我的好,究竟是你发自真心的还是只为了能牵制太师府?”“顾瑶,你太倔强,倔强到我不得不如此待你…….”才能让你留在我的身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亓珏从静阳候府出来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盯着静阳候府的门牌看了好一会。

“千岁爷?静阳候府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闻言,亓珏收回视线,微嗤一声道:“季风你去查查这个顾瑶,方才在院中本王瞧她的身手分明是懂功夫的,可顾太师一介文相,纵有静阳候府的关系在,依顾太师的脾气断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舞刀弄枪,这其中必有蹊跷。”

与此同时,静阳候府的后院中,静阳候正扶着老夫人往静阳候夫人的院里来,众人见到老夫人亲自过来赶紧起身相迎。

“听说瑶丫头受伤了!可严重?”老夫人还未进院,远远的便看到顾瑶手上缠着白色的布条,眼中尽是心疼之色。

顾瑶急忙迎了过去,在老夫人左侧搀扶着“劳外祖母挂心,并不碍事。”

众人将老夫人迎到主位上坐好后,静阳候夫递了盏茶到老夫人手中,才开口道:“老夫人怎么亲自过来了?定是因为想念瑶儿想念的紧。”

说罢,静阳候夫人在顾瑶身边坐下,拉着她的手轻轻拍了两下,亲切的笑着。

老夫人哪里会瞧不出戚氏的想法,这分明是在替自己那不成事的儿子做遮掩。

“呵,我想念瑶儿不假,但你别以为我瞧不出来你想些什么,平日里不知教诲着凌哥儿,如今出了这样大的事,倒是忙着替他遮掩,今日若不是有瑶儿在,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们要如何收场!”

老夫人顺势将手中的茶盏磕在桌上,啪的一声,让众人不由得的一震。

“老夫人可息怒,都是儿媳的错,儿媳日后定会改正。”静阳候夫人被老夫人当着众人的面儿下了面子,脸上青青白白,有些讪然,但还是耐着性给老夫人认错。

要说旁人倒也就罢了,左不过都是自家人,老夫人的脾气一向如此,不过是司空见惯,可偏巧还有顾瑶这个外姓人在,总归是面上不好看。

此时静阳候与夫人倒是想到一处去了,原是让顾瑶来养身子的,可是刚一入府就出了这样的事,怎能不恼,偏这些事都是自己的小儿子做出来的,如今再看到沐凌的时候不免更恼几分。

“惯是你这糊涂东西惹出的祸事,恼了老夫人担心不说,还害的你表姐受伤,还不去祠堂里跪着,等着我用家法么!”

沐凌方才做事只是凭着自己的喜好罢了,他不喜欢亓珏,年少无惧自然会做出些出格的事来,如今被家中的长辈接二连三的骂,又累了顾瑶受伤心中自然不好受,只不过,沐凌如今正是要面子的年纪,就算心中所知有错,面上也不会轻易承认。

沐凌直了直背,梗着脖子涨红着着脸说道:“是表姐自己多管闲事,为何都要怨我?更何况只有我一人讨厌那个阉人么?父亲不是也常说皇上糊涂,任由宦官专权!如今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怎么父亲不夸我反倒怪起我来!”

“混账!”

沐凌的话刚一出口,众人便已惊的变了脸色,私下诟病皇上是何等大罪。

“今日若不对你执行家法,看来你是不长记性!”若说方才静阳候罚沐凌是半真半假,眼下却是实打实的想法了,“来人,去取家法!”

静阳候夫人自然是了解静阳候,见他如此说急忙上前拦着“候爷,凌哥儿还小,老爷且饶了他这一次吧。”

“还不给你父亲认错!”

沐凌见父亲真的动怒,也知道自己失言,僵持半晌后,倔强的别过头去,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老夫人有心想要护着沐凌,但转念一想,若是不给他个教训生怕他日后再生祸端,便挺在那里不肯求请,戚氏看着严管家将家法取来,瞬间就红了双眼,又急又怕却不敢再多言。

顾瑶尴尬的被众人忽略在这,实在有些头疼,看着沐凌的模样,心中暗骂着这小子的叛逆期是不是有点提前?当真是一刻都不得闲歇着。

“舅父!舅父息怒,凌哥儿还小,舅父若是这样罚了他,可不要心疼死外祖母了?若是今日舅父真的动用家法,这静阳候府瑶儿是如何也待不去的。”顾瑶温言软语的向静阳候求着请,趁着静阳候不注意的时候,侧过头去给戚氏使了个眼色。

戚氏立刻明白过来,顺着顾瑶的话头接了过去“是啊,候爷,看在瑶儿的面子上,晚些再罚凌哥儿不迟。”

顾瑶低眉顺目的模样像极了她的母亲,静阳候看在眼中,便想起从前自己惹事时妹妹是如何为自己求情的,不免触动内心,感慨万千。

“唉,罢了罢了,今日就看在瑶儿的面子上饶过你,你且去祠堂跪着吧,今儿的晚膳不许用,也不许旁人给他送!”静阳候说罢,意有所指的看了看戚氏。

沐凌的性子使然,从小到大便是惹祸不断,罚跪祠堂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只是离开前又频频转头看着顾瑶,到嘴边的话又生生的憋了回去,转身去祠堂里罚跪去了。

解决了沐凌的事情,众人的注意力又聚在顾瑶身上,老夫人慈爱的拉着顾瑶唠着家常,再提到她生母时又免不了啼哭起来,惹的顾瑶也跟着红着眼睛,柔声安慰着老夫人。

顾瑶从来没有这样被亲人围绕着,雇主更是换了一个又一个,没有什么感情上的交集,如今被老夫人和舅父舅母这样亲待着,在铁石心肠的人也生出几分真心,更何况是顾瑶这样缺失亲情的人。

虽然静阳候心中也是风起云涌的,但为了避免老夫人伤心太过,只得转了话题“瑶儿,方才舅父见你在院中的举动,倒像是练过些功夫的,可是你父亲授意如此?”

早前大家乱做一团,自然没有关心顾瑶是如何截下那支箭的,如今都冷静下来,静阳候自然心中有疑。

顾瑶在心里暗骂自己大意,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闻言,脸上涨的通红,“说不来不怕舅父笑话,瑶儿从小也是被教习六艺的,只是瑶儿对这些事情并没有什么兴趣,倒是对这些舞刀弄枪的事情更有兴趣,只是父亲不许,所以此事,父亲并不知情。”

静阳候府世代都是武将出身,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同旁人看法不同,所以对于顾瑶的说辞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哈哈哈,你倒是比你母亲更像沐家人,好!好!沐家的女儿合该如此。”说到此处,静阳候有些心酸的感慨道:“若不是当初让你母亲学些大家闺秀的作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