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情定殷都

更新时间:2020-07-23 02:05:05

情定殷都 已完结

情定殷都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竹林夜雨 分类:穿越 主角:夏妍余洁 人气:

《情定殷都》作者:竹林夜雨,穿越类型小说,主角:夏妍余洁,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因为一块石碑,她穿越到他的时空,从此爱恨情仇,他独爱她,只想让她记住,她却会回了那个原本属于她的世界,才过了一天一夜;化不开的思念,迷惘的未来,却在电梯重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岳汐从小练跆拳道,虽然是女孩,但是从小到大,只有她欺负别人,从来没有被欺负的时候。可是今天,莫名其妙地穿越到这个鬼地方,还被误会是奸细。白皙的手腕被眼前的男人掐出几道红痕,那人一再的逼问更是惹恼了岳汐。一听到那个是非不分的男人要把自己关起来,岳汐生怕错过了回到现代的时间,想都不想便出手还击。岳汐踢出去的那一脚一点余地也没留,本打算着一招之内把那人制服,然后迅速离开,岳汐深信,她之所以会到这里,都是那块破石头惹的祸。可是,如意算盘打的很好,然而事情却并没像岳汐想象的那样顺利,那一脚不但被躲过去了,而且手腕再次被抓住。岳汐懊恼,不得不沉住气发起另一番进攻。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副将,一看岳汐身手不凡,向后面的士兵一摆手,待命的一列士兵便围了上来,举起长矛刚要对岳汐进行攻击,黑衣男人抢先拦住了那些人,沉声说:“慢着!”然后,自己赤手空拳,和岳汐周旋起来。岳汐一边打一边还心系山坡上的那块石碑,她想到这块石碑是突然出现在操场上的,也就是说随时可能会消失,一想到这里,岳汐就更着急了,如果那块石碑不见了,那么自己回去的希望就破灭了。那岂不是可能永远留在这个鬼地方?!岳汐越想越焦急,出拳便有些乱了,结果被对方瞅准机会反扣住她的胳膊,那人的力气大得惊人,岳汐挣扎了半天都没挣脱开他的掌控,还被不太温柔地推向了一旁的人堆里。岳汐一个踉跄,被两人士兵一左一右的扣押着。“我说了不是来刺探什么军情的,你到底想怎么样?”岳汐气急败坏地问,心里把眼前这个还不知道名字的男人骂了千百遍。男人冷静地看了岳汐一眼,沉声吩咐道:“把她带到我军帐里来。”说完,便转过身走了。“喂!你站住!!放开我!!!”岳汐在后面大声嚷嚷,可惜还是被押着跟在后面往其中一顶军帐走去。岳汐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刚刚下来的山坡,试图看清楚那块石碑还在不在,只可惜离得太远了,除了蓝天白云和草地,其他什么都看不到。岳汐正思考着脱身之计,转眼间,自己已经被带进了军帐里。岳汐四处看了看,又打量了一下已经在帅案前坐下的男人,这里应该是帅帐吧,不过也太简陋了吧!还有,那个男人难道是……将军?那么年轻的么!怪不得这么傲慢无礼,少年得志的人都这样!岳汐动了动,还是没办法挣脱两名士兵的钳制,只能抬起头对帅案前的男人怒目而视,试图为自己辩解,“喂!我说……”岳汐顿了一下,撇撇嘴,换了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放肆!不可对将军无礼!”一旁的士兵一声怒喝,吓了岳汐一跳。岳汐翻白眼,也懒得挣扎了,“问他名字就是对他无礼啊!”“怎么?派你来的人没告诉你,这次的主帅是谁么?”黑衣男人似乎有些意外,看着岳汐的眼里多了些探究。岳汐泄气地看了他一眼,无语问苍天,“都说八百遍了我不是奸细,我哪知道你是谁啊!我连这个鬼地方是哪里都不知道!啊啊啊,要疯了。”“我姓殷,单名一个瑞字。礼尚往来,现在,可以说你是谁了吧。”短暂的沉默之后,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殷、瑞。岳汐在心里一字一顿地念着这个名字,心想老娘要是回不去了,就跟你没完!听到殷瑞的问题,岳汐挑眉,像背书一样地说:“我叫岳汐,是J大学历史系大三的学生,我……”岳汐说到一半,突然停住,再看其他几人,果然都一脸困惑的看着她。岳汐低下头,暗骂自己白痴,这鬼地方怎么可能听得懂她说的话。殷瑞又打量了一下岳汐的装束,思量了片刻,问:“你不是中原人?”“我是中国人。”岳汐没好气地说。殷瑞皱眉,“从未听过这个地方,在哪里?”“在……算了,反正你永远不会知道就对了。”岳汐动了动被抓的牢牢的两只胳膊,不耐烦地问:“你到底要干什么?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殷瑞看了她一眼,冲两个士兵摆了摆手,两个士兵终于乖乖地放开了岳汐,退至军帐外。殷瑞从帅案前走下来,看着岳汐说:“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到这里来?”我要是知道的话还会傻傻地待在这里么?!早回宿舍去了!岳汐在心里咆哮,不过脸上的神情还是淡淡的,面对殷瑞的质疑,岳汐只是揉着刚刚被殷瑞抓出的红痕,淡淡地说:“说了你也不明白,总之,我不是来刺探军情的。”“你什么都不肯说,要我怎么相信你!”“你……不可理喻!”“这里是战场!我不想因为你一个人而出了差错,这随时都可能让我的兄弟丧命!现在,不可理喻的人是你!”“可笑!竟然把战败的原因推到我一个人身上,若真是这样,只能说明你无能!”“我无能!”殷瑞再次愤怒,一把抓住岳汐的手腕,“战争刚刚拉开,何来的战败?!快说,你到底是谁?!”“岳汐!岳汐!岳汐!”岳汐仰起脸,同样对殷瑞怒目而视,丝毫不畏惧他冰冷的神色,大声地念着自己的名字,冲着殷瑞叫唤,“我刚刚说过了!是你自己不相信而已!你记住了!我叫岳汐!!!”殷瑞看着岳汐带着怒意的脸越来越近,不得不后退一步和她保持距离,这个女人真是!殷瑞看着岳汐仰起的脸,脸上的神色格外坚定,因为愤怒,胸膛剧烈的起伏,殷瑞的视线再向下,便看到了岳汐紧身背心包裹下的曼妙身材。“咳咳!”殷瑞尴尬地移开视线,不太自然地往旁边走了两步,拉开了自己和岳汐之间的距离。岳汐还在气头上,没注意到殷瑞不自然的神色,见殷瑞突然不说话了,岳汐平复了自己的情绪,转开脸看向一边。透过门帘的缝隙,可以看到外面正在巡逻的士兵,岳汐再次想起自己一开始纠结的那个问题:这是什么朝代?服饰怎么从来没见过!岳汐好歹是历史系的学生,外国的历史暂时不说,咱大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却是早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要不然也不能在历史学院混下去,早被院长踢出去了。可是,岳汐回忆了一遍每朝每代的服饰,都不曾见过这个男人的衣服。岳汐盯着殷瑞仔细地看了看,有点像是隋唐时候的,可是也有一点点汉代的特征,头发乌黑而且很长,那肯定是清朝之前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唯一熟悉的就是衣服上那条龙,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人应该是皇亲国戚吧,不是皇帝本人就是皇帝的儿子,要不然谁敢在衣服上绣金龙!“喂,殷瑞。”岳汐清了清嗓子叫到,反正一时半会这个家伙肯定不会放了她,那就先弄清楚自己在哪儿好了。殷瑞看了岳汐一眼,没说话。从小到大,敢这么直呼他名字的人,她大概是第一个了。“我问你啊,现在是什么朝代?当今的皇帝是谁?”岳汐看殷瑞的注意力转到她身上了,便提高音量问。尽管岳汐尽量地控制自己的脾气了,不过语气听起来还是不怎么友好。殷瑞意外地看了她一眼,这个问题只要是开始识字的娃娃都知道,这个女人竟然不知道?!果然不是中原人!也是,中原的女子谁会像她一样,穿着如此……暴露,他倒是听说过,西域的女子穿着大胆,莫非这个女人来自西域,这么解释的话,她不知道中原的事情也很正常。“这里是殷顺王朝,当今皇帝是开国先祖殷肆的第三代传人,殷硕。今年是殷硕二十八年。”殷瑞说着,不太确定地问:“你……是不是来自塞外?”“塞外?”岳汐一愣,随即敷衍地摆摆手说:“嗯,差不多吧。”反正中国你也不知道!“殷硕……”岳汐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秀眉越皱越紧,从未听说过,她到底是到了哪里?!等等!刚刚他说“殷顺”,殷顺……殷顺……好熟悉,是在操场上看到,那块破石碑上的字!岳汐猛地抬起头,转过身就想外冲,可惜刚迈出一步,就被殷瑞从后面拉住,然后岳汐听到他冰冷的声音:“别想跑!”“你……”岳汐转过身,快被这个男人气疯了,可惜,打又打不过他!“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能放你离开!”殷瑞冷静地开口。岳汐深吸了两口气,告诫自己要冷静,所谓好女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者为俊杰。做好心里建设之后,岳汐仰起脸,尽量用好商好量的语气说:“我不跑,我就是想去后面那个山坡上看看,就是看看而已。看过之后,我就回来,你要是不相信,可以跟我一起去。”殷瑞皱眉,“那个山坡?你知不知道,过了那个山坡,在另一面就是邻国的地盘,三十里之外,就驻扎着他们的大军!”“什么?”岳汐一愣,猛然想起那块石碑上的大字,分界线!“你……”殷瑞怀疑地看着她,“是童国的人?”“什么银国铜国的。”岳汐抬起头,一看殷瑞的神色就知道他又在怀疑她,瞬间所有的心里建设再次塌陷,愤愤地看着他,“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你……”殷瑞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面突然响起了警戒声,紧接着,一个士兵跑进来,毕恭毕敬地说:“将军,敌军来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