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之庶女日记

更新时间:2020-06-22 04:27:47

穿越之庶女日记 已完结

穿越之庶女日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一朵小姜花 分类:穿越 主角:胡小蝶萧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穿越之庶女日记》的小说,是作者一朵小姜花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胡小蝶。二十三岁的幼儿园老师,梦想有一天能够当一只快乐的米虫。与男神邀约爬山,本来是一件极其开心的事情,却在途中不幸跌下山,引发狗血穿越。萧梦唇,萧家七娘子。性格绵软自幼多病,强壮的胡小蝶只好收押性格乖乖当她的豪门千金,多才多艺想被侯爷夫人相中想另回家当儿媳妇,萧梦唇勇斗家宅争取幸福作为新时代女性,从基层做起,完转商界,结实陈国王子,相恋华朝三皇子,一场你追我赶的戏码正在悄悄上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气尚还不错,日光白晃晃的照在院子里的几棵凤尾竹上,密密实实的阳光被叶儿全数的遮住。梦唇躺在贵妃椅上眯眼纳凉,莫云站在一边为她打扇去蚊子,摇椅吱吱的响着,梦静看着一摇一摇的椅子只觉得头晕得很,低下头继续把那一节的墨竹完成。抬笔,点墨一气呵成。碧桃送上帕子净手之后,就将画作收起晾干,梦静敛了裙坐在绣凳上,打着团扇扇着,眼前垂了薄薄的刘海,黛色的远山眉舒开,桃腮凝满笑容,“今日的气色看着好了一些,你应该多出来走走的。”前几日的事情她不是没有耳闻到,只是再询问了姨娘才知道,梦唇的舅舅居然是江南首富郁通。只是当年的郁姨娘为什么甘愿做了姨娘屈膝在母亲身下呢。

“我不爱动,一动就浑身累得慌。还是安静不要挪窝适合我。”梦唇半眯着眼睛,吐出几个字来,她这半月来每日和明月学习,晚上跳一些有氧操;身子也感觉好了很多,梦唇的病让她觉得很奇怪,并不是体弱,只是时不时的咳出血来,让大家觉得自己似乎病得很严重一样,梦静娇矜一笑“你真的不搬去右院?哪里适合养病,冬日也有地龙的。”对于梦唇拒绝了母亲她感到很意外,毕竟她现在也算是嫡女了,没必要挤在小院子里。

“唔,这里安静一些,况且,这里还有六姊姊。”梦唇看了一眼梦静,说出了来古代最最诚实的一句话。梦静呵呵一笑,葱指捏了捏梦唇的小脸,展开眉心柔婉笑意“就知道调皮,明儿五姊姊约了我去寒山寺烧香,你来京都这么久,也没出去走走,我央了她带你一起去,你可愿意?”

终于可以出门了?掩饰不住心底的高兴,忙抓了六姊姊的手撒娇“六姊姊待我真好,要去要去的。”

送走了六姊姊,梦唇喝了一小碗红豆,午间都困乏了。吩咐莫云领着丫鬟们偷偷的去休息一下,跟前就让明月伺候着。无聊的扯了头顶的树叶玩,一用力簌簌的叶子就飘飘然下来,落在她鹅黄色的湘裙上极为的好看,似搅碎了一地幽静的花影。想起前世与陈凯在一起的点滴,当日送他的护膝不知道现在打篮球时是否还在用,里衬里有她一针一线缝的凯蝶两个字,这一直是一个秘密没有让他知道,当日的情谊早就冰冷远去了,动辄生出来的想念却不知道如何去排遣?如果萧梦唇替我去了现代,陈凯会爱上这个聪明文静才华横溢的胡小蝶吗?

“咯咯”膝上轻巧的落了一只鸽子,正闲散的踩在我的腿上。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满眼都是探究。梦唇怂了怂鼻子,心道这里那里来的鸽子?再看一眼它的腿上绑着小小的竹节,梦唇惊奇的发现,古代原来真的有飞鸽传书呀,这是这只鸽子怎么跑到她的院子来了。抹了抹泪痕,一把抓住了鸽子,唤来再远处粘蝉的明月,明月扯出了信。

歪歪扭扭的字大小不一的挤在小小的纸条上,梦唇勉强读出

“青山飘渺,落叶萧萧,你是谁?”噗嗤一笑,还真有这种傻子相信什么飞鸽传情,竟然到了她这里,不耍一耍不是她的性格。叫明月拿了笔墨纸砚,裁了一小段纸条提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会写毛笔字,看着研磨的明月正好奇的看着自己,虽然是心腹但是也不能暴露了自己连笔都不会握的事实,毛笔在指尖翻动,梦唇心一动,把毛笔折断,蘸了墨水认真的一笔一划的写字,写的还是简体“青山隐隐,书盈锦袖,你又是谁?”写完之后,得意得哈哈大笑,就算天王老子都不知道这是她写出来的字,鬼画符都比这个漂亮一些。

“娘子为什么要折了笔写?”明月看着一脸兴奋抓鸽子放信的梦唇问道。一壁放了鸽子,一壁的拍了拍手,狡黠一笑“就算被发现拿了字到我面前来对症,也不会有人相信是人写出来的。”她贼贼一笑,“认不认得就看缘分了。”

玩也玩够了,午后就要去拜谢萧夫人。莫云早早的就命人准备好洗澡水,等梦唇下水的时候,发现花瓣比原来足足多了一倍之后,闻着就觉得呛鼻子。大家显然都很高兴,因为七娘子的身份是嫡女,这让他们院子的位置也高人一等了似的。梦唇却一脸的不开心,明明自己是一个局还不得不跳进去,只能等快被炸酥了才能知道他们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多自己有害还是有利。

萧夫人只有过一面之缘,进府那一天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打发了她,看起来她身子是真的不好,一直躺在床上。

粉色的罗裙薄薄裙摆密密实实的茉莉花瓣盛开或白或粉,按照她的意思将袖子改成了荷叶边,轻纱曼妙轻盈,长发如瀑布一般,耳边梳着几个小辫子夹杂着几个轻巧的小铃铛划过耳畔微微生凉,唇边蹁跹几分温和笑意,玉面玲珑珊珊可爱。梦唇满意这样的打扮。

梦唇坐在软轿里被颠簸得快吐了出来,掀开纱帘看见自己住的院子越来越远,青草翠绿葱茏萋萋的长满了卵石铺成的小道,暖风中乱落的柳絮飞红,显得倦怠无力的飘洒着,藏在树荫之间的一座小院渐渐出现在梦唇的眼前。

台阶下已经有几个丫头相迎,掀开了竹帘,里面的凉意让她浑身精神一阵昏昏欲睡的感觉一下就没了。穿过主厅的屏风之后就是夫人的会客处,上好的楠木榻椅,几只高脚的插花瓶,还有不多见的小洋钟时间指向下午的三点。梦唇愣愣的看着丫鬟们忙忙碌碌从内室出来,夫人的贴身丫鬟暗香笑容满面的向梦唇见礼“娘子来早了,夫人刚起,可还要稍坐片刻。”

“无妨的,我看着母亲的花瓶漂亮,这是特意早来观赏观赏的。”梦唇一笑,随意指了指身侧摆放的器皿,其实她哪里知道好看不好看,完全的找台阶下。中国人说话一直就是艺术,可她半分都没学到。现在只是幼儿园老师,和孩子打交道诚实直白是最好的,不需要绕那么多弯子,可现在却不同了,不能说错一句不能做差一步,这是她看见梦娴之后唯一的想法,万事小心为上。

暗香貌不惊人的脸上挂着适宜的微笑“娘子眼光真好,那花瓶可是夫人最最喜爱的。”梦唇受宠若惊的脸一红,瞎猫撞上死耗子了。

暗香还要伺候夫人,客气了几句便进了内室,丫鬟上了上好的茶,茶叶煮水青绿香气扑鼻,果然是正室,吃穿用度就是不一样。但看那镂空的红木雕花窗户,各姿态的花开富贵传递着各种的情愫。

一盏茶之后,萧夫人才从内室缓步出来,梦唇从椅子上滑下来眼观鼻鼻观心乖巧的立在一旁,侧耳听见沉稳的脚步声,腰背也不由得挺直了。这简直比见校长还要紧张,云纹牡丹百褶裙两侧用了白玉和着缨络压着,一双花开并蒂的绣鞋再裙摆里若隐若现,鞋尖上的珍珠圆润饱满,梦唇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夫人好有钱的感觉。暗香将贵妇人扶着坐下一旁的疏影将云锦的软枕靠在萧夫人的腰后梦唇才举止得当的欠身请安:“母亲。”小心翼翼的语气再加上诚惶不安的表情,梦唇得意的觉得演技又高了一层。

“不拘礼了,都是自家的孩子,坐吧。”萧夫人慵懒的身姿舒展,呵气如兰。语速缓慢显得不亲近也不疏离。梦唇答了是,就着萧夫人脚边的绣凳正襟危坐,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萧夫人看着近在眼前的小人儿,容貌与她生母八分相似,神思早就恍惚了。嘴角虽然含着笑意可眉眼里却不见半点的喜色。如果不是老爷与娴儿的计划,怕这辈子都不想见这丫头。

老爷心软,留了这么一个祸害在身边,如果萧家遇难也该是郁予依报答咱们萧家的时候了。郁敏梦唇的样貌在眼前不断的重叠,她的爽朗笑容唤自己名讳的亲切像一双有力的手扼住了自己的喉,再想起那日十几名亲信前仆后继坠涯发出的惨叫,只觉悦耳,爽快。

郁予依,郁予依。你可还记得苏离,你最好最好的姐妹呢?

眉梢一扬,萧夫人挪了挪位置,不紧不慢的落了一句笑语“倒与郁姨娘有八分相似,可见过你父亲了?”

梦唇心下一紧,这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人提到生母,只知道明月是郁姨娘安排在身边保护的,其他也不敢多问,今天听到萧夫人提起自己的生母,还与自己相似,她自恋的认为,郁姨娘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眼尾扫过萧夫人染了猩红的指甲,再低头看着自己紧张得一直在发抖的手,微微颤颤的回答“还未曾见过父亲,唇儿身子一直不好,怕病怏怏的样子惹了嫌”

萧夫人呵呵一笑,听着梦唇耳边发懵。其实不是因为身体不好不见,而是因为梦唇一直避而不见,请安因为身体实在不好,路程也远都被免了。她一个庶出的女儿,谁会管你是否真的来请安?只是这萧夫人的确是不简单的,听明月说,当年郁予依和苏离在江南一带名气非常大,不过身份却千差万别。郁予依是江南首富的妹妹,而苏离不过是一个绣娘的女儿。至于为什么最后苏离嫁给萧岩做了正室迁居京都,郁予依只得了妾侍在苏州郁郁而死,就无人知晓了。

上一次三姊姊整顿家务,那男子脱口而出见不得人的勾搭让梦唇一直非常的疑惑,也派了明月去打探了一番,但是都没什么结果。萧府不似表面那么的简单,老太爷从太师的位置上下来,萧岩虽然也只是闲职教导太子,可一旦太子登基,他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的,书香世家全图一片光明,到底藏着掖着什么惊天的秘密呢?

“你父亲也是忙的。等有空闲了自然会督促你们学业的。听说你病了之后一直就不能写字了?”萧夫人一句,看似关心,实则在试探虚实。嘴里的调子也是故意的拉长了,再瞧一眼梦唇听到不能写字这一句已经低低的抽泣起来。

“梦唇是没有福气的。现在提笔都不能了,愧对了父亲母亲的教导。”果然这是穿的飞快,这不,又旧事重提,对她不能提笔表示很关切很开心吗?

“好了,不打紧的。快快收了眼泪,女子无才便是德。你三姊姊也总是被你父亲训斥,学得太多,心也大。不若像你五姊姊一般,绣绣花样学了几首曲子宜情就好。”萧夫人扯下身侧的帕子递给梦唇,梦唇双手恭敬接过,止住了眼泪。看得出来,老爷和夫人都非常的喜欢聪明又能理家的萧梦娴,话语里全部都是赞赏。

五姊姊她没有见过,据说是一个孤傲的主儿,轻易是不出门见人的。四哥儿去了太学,每月才回来几天,八哥儿尚小,正可爱的年纪。

“母亲教导得是。”萧夫人看出了梦唇的不自在,既然不能学字了,资质也平庸,完全不像郁予依是郁敏教出来了的女儿,不过,这样也好。省的她多费心思去除掉她,到了年纪随便给她配了一个人就好。苏离接过暗香递上的茶,悠然的掀开了茶盖,六安瓜片。是郁予依的最爱,以后她喜爱这个姊姊,她穿什么她就学,爱喝什么也学着,最后一个男人也……

面对此情此景,眼角的纹路都已经清楚,过往云烟,终究是心中的梗,释怀不了。低呷了一口茶,苦涩又清甜的滋味漫到舌尖,她继续说道:“下月你就十四了,也该是多出去走动走动了。你三姊说你身子虽柔,但是好在聪慧。从明日起,你就跟着韦姨娘学学理家,日后嫁了出去,也会个眉高手低。也不求你跟着三姊姊一样把家里整理的条条是道,但也莫给夫家笑话去了。”

“可梦唇什么都不懂…”她自然是不愿意接这活的,萧家如何关她什么事情?养好身子就跑路,这是她的计划。她可不想宅着宅着宅一生,那她穿越过来有什么用?

“不懂就要学,谁都不是一开始就会了的。你三姊姊也是吃了很多鳖一步步的积累出来的,你既到了我的名下,就应该有嫡女的样子。梦静我不做要求了,韦姨娘教导得很好。”萧夫人果断的打断了梦唇的话,这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由不得梦唇反驳了。

她泄了气,只好答应了。

回到院子已经到了吃晚膳的时候,萧夫人并没有留她,折返的路上莫云瞧见了五姊姊的轿子迎面来了。梦唇又要顾着礼节下轿行礼,萧梦蓉确实性子高傲,也只是挑了帘子,鼻子里哼了几声,眼里没有半分的和气。有其女必有其女,估计年前时候的萧夫人也是这般,不然两个女儿教得都这样的傲慢无礼呢?她嘿嘿的暗笑了几声,心里已经在腹诽萧夫人了。

晚膳过后,只留了明月在身前伺候着,穿着单衣挽着袖伏在案上练字,虽然说手伤了是个借口,但是笔韵会在的,趁着没有揭发就好好练习一番以后也许会有用到。一页字写下来,累得满头大汗,明月看着心疼已经是自己要争了这口气,一定把字画练回来,她哪里知道梦唇其实什么都不会了?

不过,下笔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是想象中的难。梦唇以为自己不会写,可脑中一过,笔下就出来了,只是有点生疏,还有着梦唇以前字画的韵味。这让她兴趣大增,一写就是小半时辰。梦唇写的不是诗词,而是一些前生育儿心得,美容心得等等,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她怕有一天真的孤独终老,前世的记忆会前部的忘记。

“小姐,您写什么呢?”明月还是称呼了苏州的旧称,就连莫云都笑她,一会小姐一会娘子的,舌头都转不过弯来了。明月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哪里经得住莫云这样的打趣,当下就红了脸,愤愤的躲进了屋子。莫云还不依不饶的,当天早上起来,莫云的全身就酸软,说是像被人拆了骨头一样,梦唇看着明月暗笑的样子,就知道莫云是被偷偷的整治了。

梦唇将最后一个字收尾,搁下笔,吹了吹墨,胡乱的说“都是郁姨娘教得法子,怕忘记了所以记下来。”反正郁姨娘不在了,什么时候都推她头上去,没人会想着把郁姨娘拉出来的对证的。

明月好奇的接过了纸,看着纸面上歪七歪八的字体,有一些错别字,勉勉强强的读道“面部美容可用醋加水洗脸,再往下一看,卫生棉制作方法?这都是一些什么啊?”

梦唇呵呵一笑,拿了干了的纸整理进自己的小柜子里,神神秘秘的小声说道:“这是秘密,等我出去了,我要去做生意,我要当华朝女首富。”明月跟着郁予依进进出出,自己的大主子郁通更是心思七巧的人,再看这梦唇的思想眼界,她没有觉得这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

“拿小姐先把身子养好些。”她关心的是小姐的身体是否好,其他都不在意。

“所以明儿一早,待我练了操,你就给我准备羊奶,每天早晚各一杯。”她笑眯眯的捏了捏明月的鼻子,滑下塌,踢了鞋子滚上床,“明儿要打仗,现在我要休息了,晚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