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唯她安我心:江山胭脂乱

更新时间:2020-06-22 04:23:39

唯她安我心:江山胭脂乱 已完结

唯她安我心:江山胭脂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芄兰之支 分类:穿越 主角:韩彻墨汁 人气:

主角是韩彻墨汁的小说《唯她安我心:江山胭脂乱》此文是芄兰之支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豪门养女,还是朱门弃婴? 天下纷争,可她,却不过是枚棋子,却偏偏妄想跳出棋子的命数。 “遇见他,究竟是缘,抑或是劫?” 天之骄子,还是狸猫太子? 烽火乱世,可他,所求却不过尔尔,却世间事总是有万般不由人。 “世有桃花源,唯她,我心安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子真的是要找我下棋吗?”这个问题梓潼在到卧龙居的这一路上就问了多次,但是每一次得到的都是韩偃的笑而不语。

梓潼自然是不会相信韩偃的说法的,韩偃明摆着就是有意帮忙,但是为什么帮忙呢?这一点梓潼却是想不通的。

“你若是有时间胡思乱想,最好还是想想下一步棋子该落在哪里吧。”棋桌上一只修长的手,捻着一粒黑色的棋子轻轻一放,便是自信一笑。“又该你了。”

说是下棋,就真的来下棋来了,对于这一点梓潼也很是想不通,但是就在她左一个想不通右一个不明白的时候,她棋盘上的光景已经变得惨不忍睹了,对此一边看着的韩彻反应最大。

不过“观棋不语真君子啊。”再一次被韩彻的哇哇大叫吓到,梓潼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就不能安静点,难怪太子殿下不喜欢和五殿下下棋呢。”

其实韩彻很喜欢下棋,但是奈何他就是个臭棋篓子,不会下还喜欢下,输了就要接着来,对于这一点,见识到了的梓潼也很是无奈。

被梓潼斥责了,但是韩彻却只是呵呵一笑,站到一边看棋去了,看着这一切的韩偃也难得好心情的微笑了下。

在太子的居所用了午膳,又逗留了很久,梓潼又在太子的吩咐下被护送会梧桐苑。

“太子殿下好意,只是这护送就……”小心的抬头,有点的不确定。

确实,看到那壮硕的侍卫的时候,梓潼是有点被吓到了,不过不是因为他们的相貌,而是他们是要送她回院子的,难道她回个院子还会有危险不成?

有些无奈,也有些是被这些侍卫冷厉的气息吓着了。

其实梓潼不知道的是,这些气势不一般的侍卫,其实也不是一般的禁宫侍卫。

看到这两个侍卫,恭敬的领命,后面半段的拒绝,梓潼还是很识趣的吞下了肚子。

既然拒绝不了,那就接受,而且是多两个威风的护卫,这样的事儿也不算是什么接受不了的,毕竟这比韩彻的一时兴起要送她一堆护卫来的靠谱多了。

“梓潼告退了。”怕韩彻再说出什么无厘头的话,梓潼赶忙离开了。

喝止了两个侍卫要跟着她进院子的打算,梓潼这才回到院子才开始整理今天那些想不明白的问题。

梓潼习惯自己想问题。也喜欢把那些想不通的问题暂时搁置,所以虽然她对于太子的神神秘秘有很多是不明就里的地方,但是一方面是她自己知道不能有太多的好奇,另一方面也确实是没有更多的东西供她猜测,所以这问题干脆就被放在了一边。

“娘亲,我回来了。”拾阶而上,一回梧桐苑梓潼就惦记着请安,回身看去,清冷的院子却没有那种萧索的味道,反而是出奇的能让人觉得宁静。

美妇人靠着窗儿坐着,红木雕花的窗棂向外撑开,手不释卷,却也久久没有翻动,看着外面微微出神。

梓潼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场面,显然是等了她很久,这让她很是愧疚,但是她只是匆匆说了一下今儿的事,就被美妇人三言两语打发了。

“天晚了,用过晚膳就去休息吧。”

临出门的时候,梓潼看到了美妇人眼角的愁绪,但是没有问,今晚的梧桐苑注定有一处要灯火通明,就好像另外的几个人也在为一些不在计划内的事儿忧心一样。

富丽堂皇的宫殿,即使是宫女的荷叶裙裾也是精致的好像画卷。只是此刻这个宫女的裙裾摆动的模样,却好像是突然被大风吹乱的荷塘莲叶。

狂乱的摇曳,好像是预示着即将到来的风雨。

“这天儿好好地,怎地就下雨了?”

素手柔夷,红烛摇曳,华美的容颜在红烛跳动的火光映衬下,渐渐的皱紧眉头。罥烟蹙,本该是说不清的风情,却在看到她怨毒的眼神的时候让人退却。

“今儿个,皇上又留宿在贤妃那儿了吧。”

平静无波的语调下却是让人说不出的惊心。大大的宫殿此刻却是人人自危,无人敢大喘气,生生的多出了说不出的冷清,来人的脚步也因着这一问而顿住。

“皇后娘娘。”为难的上前两步却又再次顿住“这次的事儿不是皇上,是,是……”不再多说也不是不说,只是说到后面却小心的看着左右。

这个老宫女是皇后的奶娘,所以即使皇后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只有她敢开口。

皇后看向来人,除了发钗的头发松松落落的垂到肩背。眉眼水波流转,素手一挥,“其他人都下去。”

所有宫女太监躬身安静的退场,这次整个宫殿是真的冷清的没有人气了。

“好了,可以说了。看你慌慌张张的样子,这次不是贤妃,是谁?”

“这,奴才不知怎么说。”才这么说,却马上接上“不过,不过这是太子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是……”吞吞吐吐的再次吊人胃口。

宫里做奴才的总是这样,说一句话,要看主子三次脸色。审时度势总是做得最好的。

皇后凝眉不耐烦的表情一出,就知道赶紧说。

“太子在贺家,和那位的女儿接触密切。”

“那位?乔兰芝?那时候她抱养的弃婴?”凝眉回忆,低声呢喃,“不是有匪思注意着吗,怎么还会出乱子?”

“本来是不会遇见的,听说是那位把那女孩送进了家学,然后就遇上五殿下了,继而遇见太子。”

皇后挑眉,示意继续说。

“事情发生的时候匪思就阻止过,但是太子和那个女孩却熟稔了,最近更是看到那个女孩时常出入太子在贺家的居所,也因着这个,匪思才寄来了密信。”一方细白的绢帕,上面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

方帕被双手托住举过头顶。皇后素手捻起。展卷细读。越看眉头皱的越紧。最终整个帕子都被恨恨的丢到了一边。

“这东西拿去烧了,再有,吩咐下去,给我盯紧了那个女孩儿,但是不要轻举妄动,太子那里,随意。”

恨恨的说完,拖着长长的衣摆,毫不犹豫的朝内殿转身,经过那方绢帕的时候,仍旧压不住心火的,狠狠在帕子上来回碾过。

皇后的宫殿如此,其他的地方就更是难眠了。

只是这个其他地方阴沉的看不出是哪里,只知道好像是一个密室,回荡着低沉浑厚的男声。

“兰芝的女儿?”

所有低声的呢喃,都在最后的最后化成了一句悠长的叹息,好像叹到了人的心底里,无端的都变得沉重。

“吩咐下去,看着就行,不用阻止什么的。”

然后就是沉寂,只是有人一直沉寂着难以入眠,有些人却又是另外一副光景。

“哥,你说,梓潼是不是很厉害,呵呵,宫里可没有这么好的玩伴呢。”此刻贺家太子居住的院落,五皇子韩彻笑嘻嘻的拉着韩偃说长说短,但是却是三句话离不开一个梓潼。

“诶,哥,你在干什么?”擅自闯进太子的居所,甚至还没有一点自知,大概也是太子疼宠出来的吧。

只是今天太子转身的却时候显得有些仓促。好像是怕什么被发现一样。

“五弟,这么急着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儿?”说着拉着五皇子就要往外走,往外走的时候韩彻不甚在意的回头瞥了一下,看到桌角落了的灰烬,以及还剩下的却完全是空白纸的信纸的残存。

不甚在意,韩彻只是目光掠过就移开了。随后而来的是铺天盖的关于梓潼的疑问。

太子却都只是笑,笑而不语,不是不知道,而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什么都没有说。

“她的事儿你就不要打听了。拿着你的臭棋篓子好好回去练练吧。”后面一句韩偃有意在打趣儿。不过却间接的说明了梓潼的玄妙的身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