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捡个盟主当保姆

更新时间:2020-10-08 22:29:09

捡个盟主当保姆 已完结

捡个盟主当保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蜃公子 分类:穿越 主角:苏宛慕时方 人气:

火爆新书《捡个盟主当保姆》是蜃公子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苏宛慕时方,书中主要讲述了:什么?大侠?啥?武林盟主?我说,你该不会是骗人的吧……哇塞!内力烧开水!轻功追小偷……咳咳,你别得意,等别人知道你是穿越而来的话,你就等着被打针、抽血、做脑电波共振吧!所以,你一定要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恩人我,你恩人我对你才是最好的!在你恩人我没有嫁到豪门望族之前,你绝对不可以离开我……就算嫁了,你也不可以!因为从你被我捡到的时候,你就是我的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走,咱,咱就走哇!呕……你有,我有……呕……”苏宛捂住自己的嘴,抚了抚自己的胸口,这才强压下心中的那股呕意。

今天好友结婚,嫁了个高富帅,苏宛各种羡慕嫉妒恨,无奈自己苦逼屌丝女一枚,在酒店也唯有胡吃海塞以泄心头憋屈。

一想到今晚吃吃喝喝的,苏宛心中又升起了一股呕意。

这可是在大公路上!虽然已经是半夜了,但是身边还是随时都有车辆呼啸而过的。眼见小区大门近在眼前了,她才不要蹲在这里吐半天破坏自己的形象呢!

强打起精神,苏宛跌跌撞撞的往小区门口跑去。

赶死赶活的终于跑到了自家楼下,苏宛还是没有忍住,扶着墙就吐了出来。

她是吃饱了撑的才会在吃了那么多东西之后还喝酒……呃,的确是吃饱了撑的。

擦干净了眼角挤出的泪水,苏宛费力的站了起来,一瞥眼,就看到自己脚边躺着个东西。

眯起眼睛一瞧,苏宛立刻惊叫着后退了几步:“有死人啊!”

楼道口的声控灯一闪。

“嗯……”那个“东西”呻吟了一声,似乎是被突然的光线刺了一下。

苏宛这才拍了拍胸口,又愤恨的走过去,狠狠的在那个人脚上踹了一脚:“死醉鬼!叫你吓我!”

泄了愤,苏宛才又摇摇晃晃的去摸钥匙开门。小小的钥匙对着锁孔钻了好几次都没钻进去,苏宛也烦了,狠狠的一脚踹在了铁门上。

那个醉鬼又是一声呻吟。

“哼什么哼!谁叫你喝那么多!”苏宛又狠狠的戳了几下,总算是把钥匙插进去了。

打开铁门,刚走进去,苏宛又犹豫了一下,回头瞧了瞧那个醉鬼。

声控灯已经又熄了,苏宛只能隐隐的看到那个醉鬼身上的长裙和满头的长发。

“是个女孩子诶!如果就让她睡在这里的话……如果被人欺负了……”苏宛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因为这一片的治安并不能算太好。

“谁叫我就是传说中的圣母呢!”苏宛故作哀怨的叹了口气,捡了块砖头把门卡上,晃悠悠的把那个醉鬼给扶了起来。

“嘶!”苏宛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姐!你该减肥了!”

苏宛的家在二楼。就算是二楼,苏宛也几乎是拼了老命才把那个醉鬼给弄回了自己的家。

把人往地板上一丢,苏宛摇摇晃晃的就栽倒在了沙发上,头一偏,立刻就睡着了。

清晨的阳光有些刺眼,苏宛打了个哆嗦,醒了。

“哎!头疼!”苏宛搓了搓自己胳膊,迷糊着眼睛就往卫生间走。没走两步,扑通一声就栽倒在了地上。

苏宛一边叫唤一边回头,才看到绊倒自己的,是一个趴着的人。

苏宛一拍发胀的脑袋,才想起昨晚她拖了一个同醉的女人回来。

“姐们!醒醒!”苏宛坐在地上,提起脚踹了踹她。

没反应。

苏宛又踹了踹,见那人还是没反应,心里也有些害怕了:“该不会是酒精中毒死了吧!”

她小心的爬了过去,先伸手戳了戳那人的肩膀。这一戳之下,苏宛才发现这女人穿的衣服有些奇怪。

“在COS什么二次元人物?”苏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那人的衣着,最后目光定格在那人腰间的一跟长长的疑似棍子的东西上。

苏宛撩开那人的袍角,却发现那是一柄剑。

“最近的COSER挺专业啊!连剑都配!”苏宛顺手就把那柄剑丢到了一边,然后坐起来,奋力的把地上的人翻了个面。

一张俊逸非凡的脸露了出来,虽然长发散乱,但是那凌乱的发丝也遮掩不住那漂亮的脸,反而增添了几分狂放的美感。

“哇!好美!”苏宛喃喃自语,伸手拨开了他脸上的头发,“怎么感觉是个男的?”

一低头,苏宛果然在他的颔下看到了凸起的喉结。

苏宛咽了咽口水,情不自禁的身手摸了摸那人的胸口。

平的。

她颤抖着双手,又扯了扯那人的长发。

真的。

“不行不行!我不能轻易下结论!”苏宛强压下心里的激动,然后小心的扯开那人的腰带,解开了他的衣服。

大概是汉服样式的外衣被解开,直到最后一层里衣。

当那平坦的胸膛印入苏宛眼底的时候,她忍不住狼嚎:“这真的是个男的啊!这么长的头发!一定是穿越而来的!”

嚎完了她又连滚带爬的去捡起了那柄剑。剑才刚离鞘,苏宛就更兴奋了。

“果然!是真剑啊!真剑!”

再次把剑丢开,苏宛又爬了回去,胡乱的在那人的胸口乱摸:“没死吧!心跳呢?心跳呢?这可是古代的人啊!穿越人士啊!说不定是武林高手啊!我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啊!好歹也要有个以身相许吧!”

哇,这触感,这滋味……哇……

苏宛的手拂过某个小突起,还下意识的捏了一把。

“哇……皮肤好好……这胸肌好结实……”苏宛几乎都感觉自己的背景开满了朵朵梦幻般的鲜花,一时鼻血和着口水流。

正当苏宛自我幻想的时候,手腕却被捏住,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你是谁,你在做什么?”

苏宛低下头,立刻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眸子。

吸溜了一下嘴角的口水,苏宛义正言辞:“我是谁?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在做什么?我在给你做心肺复苏!”

那人显然有些疑惑,但是却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这位小姐,是你救了在下?”

果然是古代人!苏宛的口水又哗哗流了。

那人扫视了一下四周,漂亮的眉毛微微的皱了起来:“小姐,请问这里是哪里?在下为何会在此处?”

“这里是我家。”苏宛抹了一把快要滴出来的口水,“你在我家楼下快死了,所以我就把你救了。所以你一定要记住!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大恩不言谢!”那人一脸的感激,刚要站起来,一低头就发现自己的衣襟敞开,春光外泄,赶紧侧过身把衣服穿好,那张俊逸的脸上升起了一丝红晕。

“大恩怎么能不言谢呢!”苏宛不满了,“你不是应该说‘多谢女侠救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这样的话吗?”

那人立刻瞠目结舌。

苏宛也发现自己太过露骨,咳了一声,转变了话题:“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慕时方。”长发飘飘的俊美男人站起来,一脸郑重向苏宛躬身一礼,“多谢小姐救命之恩。在下以后必当结草衔环以报。”

“我叫恩人。”苏宛一脸正经。

“什么?”站直身体的慕时方吃惊的看着苏宛。

“咳……你的恩人我叫苏宛,是你的救命恩人。”苏宛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把自己心里想要扑倒眼前的美人的念头压了下去,说话也文绉绉了起来,“对了,慕时方,你可知道,这是何地?”

“是小姐的家啊!”慕时方一脸的莫名其妙,“方才苏小姐不是说过了吗?”

苏宛的嘴角抽了抽:“我的意思是,知道我家在何地吗?”

慕时方摇了摇头,不禁又环视了一下四周,皱起了眉。

苏宛立刻得意了:“我虽然不知道你是那个朝代的人,但是你的恩人我很明确的告诉你,这里是距你活的那个时代好几百年后的世界了。”

看慕时方一副没有反应过来的表情,苏宛撇撇嘴:“你们这些人啊,接受未来的东西绝对没有我们接受以前的东西快!”

“人会恐惧,是因为未知。”慕时方嘴角一翘,淡淡的说着。

“啊?你说什么?”苏宛有些懵了。

“没什么,苏小姐大可当做我的胡言乱语。”慕时方微微一笑,打量着苏宛的房间,“现在再一细看,此处果真与在下的居室很是不同。”

“你废话!你恩人我是个女人,你是个男人,当然会不同!”苏宛翻了个白眼,“不过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慕时方倒是有些犹豫了:“在下不知。”

“你知道吗?”苏宛一脸诚恳的看着慕时方,“现在外面的男人都不留这么长的头发的,不然会被人说是人妖;现在的人也不穿这样的衣服的,不然会被热死;现在的人也不会带着剑出门的,不然会被抓起来;现在的人也不会像你这样说话,不然会被骂成2B!”

“那在下……那我应该要怎么办?”慕时方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了。

“像你这样的天然萌呆,又对这个世界一点都不了解,说不定一出去就会被人卖到鸭店去……鸭店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就是那个红楼,小倌馆!”

“让在下……让我做小倌?”

看到慕时方的脸色瞬间黑下来,苏宛在心里得意的大笑。

“那恩人你能帮帮我吗?”慕时方看着苏宛,一脸的渴求。

苏宛心花朵朵开,她等的就是这句话呢!

“要你恩人我帮你也可以,不过以后你得听我的话!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叫你往东你不能往西……”

“叫我杀牛我绝不杀鸡。”慕时方信誓旦旦的保证。

苏宛立刻满意了:“这还差不多。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就去警察局……就是衙门,就去告你!说你是别的时代的人。到时候你一定会被人抓起来,每天抽你的血、每天给你打针、每天给你做脑电波共振……说了你也不懂,反正会过得很凄惨!”

虽然苏宛自己也不懂。

“我一定听你的话的。”慕时方乖乖的点头。

“那好,待会我就给你把头发剪了,然后去给你买两身衣服……你穿多大号的?”

慕时方摇摇头:“我不知道……号,是什么?”

苏宛翻了个白眼,爬到电视柜哪里就开始翻找起来。

等她找到软尺爬回来的时候,电视柜前面已经是一片狼藉了。

“站起来,你恩人我给你量量!”苏宛勾了勾手指。

慕时方的俊脸又红了红,走到了苏宛的面前。

苏宛哪里知道怎么量啊,她只是一个劲的在吃豆腐。摸摸胸,摸摸背,摸摸屁股摸摸腿。

慕时方被他摸得浑身不自在:“好了吗?”

“好了。”苏宛两只手直搓,“目测你有一米八八。”

“八八?是什么?”慕时方忍不住拂了一把被苏宛的咸猪手摸过的胳膊。

“你别管啦!你恩人我出去给你买衣服,你可不能乱跑!”苏宛顺手把软尺丢回了电视柜前面的地面上,“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呆在家里……帮我把电视柜收拾一下!”

“好。”慕时方看了一眼一片凌乱的地面。他倒是真的没有想过会趁着苏宛不在而离开。他方才也仔细的观察过苏宛的衣着,的确是与寻常的女子大有不同。

发未成髻、衣不蔽体。

虽然慕时方答应了,苏宛还是有些放不下心。她眼珠一转,拎起了地上的那柄剑,“这个是属于管制品,所以你恩人我就帮你收着了,不要太感谢我!”

“恩人你收着便是!”慕时方纯良的一笑。

对他来说,有没有武器根本就不是个问题。

苏宛把那柄剑锁到了自己房间的大衣柜里,才满意的换鞋出门。关上门之后,她想了想,又拧上了两圈反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